火狐全站app
父亲的腰带
2017年05月27日 09:08

曼德勒云华师范学院11班 欧阳菊美

  我的父亲是一位农民,长相极普通,但在人群里也易认。因为父亲身上总是系着一条用麻绳编织的腰带,从早到晚都系着,也只有在睡觉时才会放下。父亲在村里也稍有名气,每次走在路上,都有人同他打招呼。但不知为何,我与父亲的关系却很冷淡,一年里和他说的话也只不过几句。

  父亲从不过问我的学习,也从来没有打骂过我。久而久之,便也成了习惯,我与父亲之间似乎有一道鸿沟。

  还记得六年级期末考试结束时,我还是一如既往名列前茅,拿了好成绩。当天我回到家,父亲正坐在火炉前吸着草烟。他的脸被火烘得通红,下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胡渣,他见我进来,便喊住了我:“娃,考得怎么样?”面对父亲突如其来的问话,我欲言又止,不知该如何开口回答,只是点了点头,直奔房间而去。我不知道为何对父亲如此冷淡,就好像是完全陌生的两个人。

  那年,我被荣幸入选来到瓦成云华师范学院上学,9月1日,我拿了行李往车站方向走去,他执意要送我,我也只好走在他前面,一前一后地走着,一路上都默不作声,突然“啪”的一声,我的背包掉在地上了。背包的带子断了,我转过身,父亲正蹲在地上为我弄背包,他笨拙的双手在背包上来回拉扯,弄了半天也没弄好,我有点烦躁,很想跟他说一句“不要再弄了”。这时父亲突然一脸惊喜地递给我背包:“娃,给,弄好了!”我到现在仍然清楚地记得当时他兴奋的表情。

  我也没管那么多,背上就走,走了一段路,我发现父亲走路的姿势很不自然。仔细一看,原来父亲没系腰带,我突然想起了什么,拿过背包一看,原来他的腰带变成了我的背带。我鼻子酸酸的,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。

  到了车站,父亲把行李稳稳地递给我,眼睛朝我多看了几下,似乎想说些什么,但还是什么也没说,只是挥了挥手。我看见他那布满血丝的眼睛红红的,我想说点什么,却终没有开口。我坐在车里,望着父亲渐行渐远的背影,才发现父亲有些老了,额头的缕缕白发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,也才发现自己以前对父亲的态度是错误的。这份血浓于水的亲情是抹不去的,我的内心告诉我,我很爱父亲,父亲也很爱我。

  看着背包上系着的父亲的腰带,我心里暖暖的,眼泪也不争气地流了出来。

  (指导老师:郑芒和)

【来源:火狐全站app】
  【精品课件】
  • ·简体字与繁体字(2)
  • ·简体字与繁体字(1)
  • ·反义词
  • ·同音词
  • ·汉语语法的特点(2)
  • ·汉语语法的特点(1)
  • ·现代汉语和华语教学的特点
  • ·汉语语法与语法教学
  • ·汉字与汉字教学
  • ·词汇与词汇教学

  • 父亲的腰带
    2017年05月27日 09:08

    曼德勒云华师范学院11班 欧阳菊美

      我的父亲是一位农民,长相极普通,但在人群里也易认。因为父亲身上总是系着一条用麻绳编织的腰带,从早到晚都系着,也只有在睡觉时才会放下。父亲在村里也稍有名气,每次走在路上,都有人同他打招呼。但不知为何,我与父亲的关系却很冷淡,一年里和他说的话也只不过几句。

      父亲从不过问我的学习,也从来没有打骂过我。久而久之,便也成了习惯,我与父亲之间似乎有一道鸿沟。

      还记得六年级期末考试结束时,我还是一如既往名列前茅,拿了好成绩。当天我回到家,父亲正坐在火炉前吸着草烟。他的脸被火烘得通红,下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胡渣,他见我进来,便喊住了我:“娃,考得怎么样?”面对父亲突如其来的问话,我欲言又止,不知该如何开口回答,只是点了点头,直奔房间而去。我不知道为何对父亲如此冷淡,就好像是完全陌生的两个人。

      那年,我被荣幸入选来到瓦成云华师范学院上学,9月1日,我拿了行李往车站方向走去,他执意要送我,我也只好走在他前面,一前一后地走着,一路上都默不作声,突然“啪”的一声,我的背包掉在地上了。背包的带子断了,我转过身,父亲正蹲在地上为我弄背包,他笨拙的双手在背包上来回拉扯,弄了半天也没弄好,我有点烦躁,很想跟他说一句“不要再弄了”。这时父亲突然一脸惊喜地递给我背包:“娃,给,弄好了!”我到现在仍然清楚地记得当时他兴奋的表情。

      我也没管那么多,背上就走,走了一段路,我发现父亲走路的姿势很不自然。仔细一看,原来父亲没系腰带,我突然想起了什么,拿过背包一看,原来他的腰带变成了我的背带。我鼻子酸酸的,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。

      到了车站,父亲把行李稳稳地递给我,眼睛朝我多看了几下,似乎想说些什么,但还是什么也没说,只是挥了挥手。我看见他那布满血丝的眼睛红红的,我想说点什么,却终没有开口。我坐在车里,望着父亲渐行渐远的背影,才发现父亲有些老了,额头的缕缕白发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,也才发现自己以前对父亲的态度是错误的。这份血浓于水的亲情是抹不去的,我的内心告诉我,我很爱父亲,父亲也很爱我。

      看着背包上系着的父亲的腰带,我心里暖暖的,眼泪也不争气地流了出来。

      (指导老师:郑芒和)

    【来源:火狐全站app】
    友情链接:小偷程序  镜像站群